当孩子有了自己想做的事情,最需要的就是父母的理解与支持。理解能成为孩子做事的动力,支持能成为孩子失败受挫后的港湾。所以,当孩子有了自己的想法后,就算有些不现实,只要父母能给予他理解和支持,就是对孩子最好的爱。

支持是一种从暗中支撑的行为。身为孩子的家长,在他们的生命中,你就是在扮演一个支持者的角色。你鼓舞他们,为他们喝彩,而当生命并非如他们所愿时,你也要在一旁安慰他们。你是他们身体下方看不见的隐网,可以容许他们飞到高处,在跌落下来时也能接住他们。

苏安的儿子菲力普想参加学校的足球队,但他太紧张了,根本就不敢去报名试踢。苏安每天看到菲力普在后院踢足球,就觉得心酸。她知道那种感觉——渴望某个东西,却不敢去接近。她知道自己很希望孩子能够有自信心,于是她做了一个计划。

苏安跟菲力普谈话,想找出在热忱背后还有什么原因。他说他很紧张,怕他踢不到球,或试踢时表现不佳会让其他的孩子取笑他。这给了苏安一个点子。第二天,苏安到学校接菲力普时,她带菲力普到离家大约十五分钟路程的运动场去。菲力普问她要去哪里,她笑笑说:“你马上就知道了!”

苏安带他到一家正在练习足球的学校操场,菲力普一个人也不认识。他们在旁边看了一会儿,看到许多孩子错过球门,成绩平平。其中一个孩子竟然被自己的脚绊倒,跌倒在草地上。就在这个孩子跌倒时,其他的孩子都笑了,菲力普也笑了。苏安这时告诉孩子,在学校并没有人会真正地嘲笑某个人,球踢不好根本就不是问题,而且在场没有一个人的踢球成绩比菲力普还要好。菲力普相信了,第二天就去报名试踢。他表现良好,甚至被选入球队。在母亲创意的鼓励之下,菲力普克服了恐惧,对自己的运动能力也很有信心了。

鼓励意味着诱导他们尝试新事物,或是不要放弃自己正在做的事,就像菲力普的例子。许多孩子都害怕尝试新事物。如果你知道虽然他们以前没做过,但这对他们将来有好处,这时不妨从两个方向来鼓励他们:降低危险,夸大成果。

降低危险的意思是找出他们退缩的理由,尽量让这样的威胁看起来不那么可怕。把危险暴露在光明之中,看起来就没那么可怕。你也可以提出解决办法,以解除危机。他们是否害怕被拒绝?他们怕自己看起来不够酷?还是他们怕失败会伤到自己,或改变他们并不想改变的事?所有这些隐藏着的理由才是孩子退缩或拒绝尝试新事物的真正原因。

夸大结果意味着让他们知道自己所冒的风险会得到什么样的成果。或许那表示他们可以跟朋友一起做一些大家都做过的事,或是他们可以从事自己很久以前就想玩的一种运动或乐器,或是去一个很酷的地方。指出结果是什么,强调如果他冒险去做,会得到什么回馈。

孩子想要放弃自己正在做的事,譬如参加球队或是保持好成绩等等,这时候一点点鼓励是非常必要的。孩子之所以会失去兴趣,不是因为碰到瓶颈,就是因为觉得无聊。你帮助他们找出瓶颈,你们就可以一起看出那个难关是否可以克服。你可以跟他们一起走出僵局,想办法突破困境。如果你赞美、鼓舞他们,他们就更愿意继续做这件事或这个活动。注意他们的进展状况,给他们的热情与成果更多正面的鼓励,不要蔑视他们的动机。

孩子碰到挫败时——成绩不如自己的预期、没被球队选上,或是失恋了——你的第一个反应跟每个母亲一样:亲吻他的伤痛,希望让他的痛苦减轻一点。身为母亲,你的功能就是为他们排解苦痛,让一切恢复正常。有时候这很管用,但如果伤口是比滑雪摔伤时的膝盖还要痛时,懂得如何安慰他们则是更高的挑战。

薇娜西雅十四岁的女儿梅西第一次心碎时,梅西整个人都垮了。她整天关在房中哭泣,不肯出来,甚至不吃东西。薇娜西雅的心也跟着女儿碎了,如果她能一个人承担所有的痛苦,她宁愿这么做。

我听到过数不清的这类故事,当然我自己在当母亲的过程中也有过同样的经历。珍妮佛在高中时没被排球队选上——她很渴望被选上——看到她的梦想消失了,我也感受到同样的痛苦。她看起来就像是行尸走肉,当她的好朋友们在练球时,她却拖着脚步漫无目的地在屋内走来走去。